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愛奇小說網 > 玄幻 > 西荒記 > 第六百五十二章 陰謀敗露

西荒記 第六百五十二章 陰謀敗露

作者:清約心上書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19-09-19 04:47:08 來源:33言情

日在中天,時正當午,執法隊之中果然上來了幾個大漢,每個人手中持著一柄鬼頭大砍刀。

看氣息這幾個人都是上虛之境的強者,而景被捆仙繩鎖著,渾身上下沒有一絲的力氣,只能夠淪為魚肉任人刀俎。

緩緩的抬起頭來,看著那當空的烈日,景牙關一咬又低下了腦袋。

“罪人景,陷害同修,致使十人命懸一線,雖未造成人員死亡,但已經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為了徹底鏟除這種異類,學院經商議且請示有關律法特決定執行死刑,斬!”馬赤瞪大了眼睛,他原本就是大元帥,軍隊之中的那一套他自然明白,而且他執法甚嚴,平日里一瞪眼都會嚇到一眾人,此時如此威嚴,自然讓很多人都倒吸了口涼氣。

而且伴隨著“斬”字的落下,那幾名大漢之中的一人,高舉著鬼頭大砍刀就朝著景的腦袋劈砍而去。

在一眾驚呼聲中,咔嚓一道血劍飛出,景的腦袋就滾落在了斷頭臺上。

“啊?真砍了?”“好殘忍呀!”

眼睜睜看著腦袋落地,人群之中頓時炸開了鍋,有一些女修士更是看的眉頭一蹙痛哭出聲,聶海淵與孫倉等人更是哭的好幾次都險些昏厥,但三人哭雖哭,暗地里卻也一直在注意人群之中。

“罪人已經伏法,將尸體拖到后山亂墳崗之中,以儆效尤!”馬赤很是決然,殺個人就好像吃頓飯一樣隨意,同時又見他袖袍一揮,然后走出了斷頭臺。

人群緩緩散去,人群之中果然有兩個人依然在盯著斷頭臺上的尸體,一會交頭接耳,一會探頭探腦,可執法弟子圍的太遠,所以他們始終不得近身。

而此時,執法弟子用蘆席將景的尸體卷了起來,然后朝著后山亂墳崗走去,兩個人躡手躡腳的也跟了上去。

亂墳崗的路有點距離,由于沒有飛行,整整走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這里陰風密布,十分的荒涼,就算是白天依然讓人脊梁骨發寒。

這些修士平日里養尊處優慣了,哪里受的了這個?剛剛到達亂墳崗,就胡亂的將尸體扔在了邊緣處,幾個人一轉身就跑了出去。

云霧繚繞之中,寒氣逼人,一直尾追其后的兩個人看到執法弟子離去,這才從隱秘之中走了出來,這兩個人個頭差不多,都長了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樣,樣子倒是驚人的相似,只是二人的臉色有點不同,一個藍臉的,一個黃臉的。

兩個人剛剛出現,就被風吹的一抖,然后戰戰兢兢的相視了一眼,藍臉的先說話,“大哥,你說這是不是真的死了?”

聽到這話,黃臉的身體又是一抖,“怎么可能沒死呢?你我都看的真真切切的,腦袋咕嚕嚕冒出了那么多血。有捆仙繩綁著,就算是會續頭之法,也斷不可有復活的可能!”

“這就好,既然死了,我們就沒有什么怕的了,這兩天就可以去交差了!”藍臉的點了點頭,不免露出了笑容。

“先不要樂觀,我們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點,反正來都來了!”黃臉之人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蘆席,又強調般的說道。

“這樣也好,不如你去吧!”藍臉的倒是圓滑,他打著冷戰,沖著黃臉人說道。

“老二,你特娘的

就是耍奸,為什么不是你去?”黃臉之人也不傻,連忙反駁了回來。

“既然這樣,公平起見,咱們一起就是了!”

“一起就一起!”兩個人達成了協議,這才顫抖著身體一步一步的朝著蘆席之處走了過去。

時間不大,到了蘆席旁,兩個人又相互看了一眼,“確定死了吧!”

“死是死了,不然打開蘆席看看?”“那就看看咯!”

藍臉之人鼓足了勇氣,用手撥弄蘆席,緩緩將之剝開,血淋淋的腥氣讓人眉頭一皺,可兩個人還是皺著眉頭將蘆席打開,可不打開還好,一打開兩個人的臉色頓時一變

“怎么是黑狗的頭?”藍臉之人脫口而出,黃臉之人面色大變,“我們中計了!”

當他們剛剛反應過來脫口而出之際,亂墳崗周圍頓時熱鬧了起來,第一道聲音是從不遠處的墳頭之中傳來的,但聞砰的一聲炸裂起,那墳頭之中陡然蹦出一人,那人一身黑色長袍,披散著頭發,一對刷子眉怒目而視,手中托著一柄血王寶刀。

他剛飛起就朝著二人揮起一刀,八卦圖一閃而逝,正反兩儀刀早已經飛脫了出去。

“不好是景!”兩個人大驚失色,連忙閃身躲避同時抄出了自己隨身的佩刀,兩人的刀同樣的的一藍一黃,看起來非常的奇特,不用想也是一種非凡的法寶。

可就在此時,四面八方一陣躁亂伏兵四起,嘩嘩就圍上來幾十號人,為首的有馬赤、任天昌、孫倉等人。

“別躲了,辛痕、守臘,你們的陰謀已經敗露了!”馬赤面帶笑容,背著雙手緩步走來。

任天昌更是怒目而視,一閃身跳到二人的身邊,一手一個將二人摁倒在地。

“冤枉呀,院長,我們冤枉呀!”辛痕、守臘兩個人哭喪著臉吼了起來。

“冤枉?冤枉你們什么了?”任天昌怒不可遏,說話間又加大了雙手的力量,直痛的二人齜牙咧嘴。

聶海淵沖了上來,啪啪給了兩個人一人一個嘴巴子,瞪大了眼睛,憤憤說道,“你們這兩個人,長的都那么猥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快說,是誰讓你們來陷害我們的?”

這兩個人被聶海淵如此一打,頓時有點懵了,可短暫的遲疑之后,兩個人還是痛哭流涕的選擇了狡辯,“院長救命呀,我兄弟二人是好人,只是好奇而已,所以才趕到亂墳崗觀看尸體!”

“好奇?就不用狡辯了,剛才你們的談話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你們還是老實點招了吧!”馬赤冷哼了一下,目光如冰死死的鎖住兩個人,可這二位還真是擰骨頭,怎么問就是不說,無奈之下,只得用捆仙繩將二人綁了起來,然后押了回去。

直到這時,景才朝著馬赤的身邊走去,然后深施一禮謝道,“多謝馬元帥出手相助!”

馬赤哈哈一笑,說道,“公道自在人心,你本來就是冤枉的,總不能錯怪了好人!還有就是,這一次可不能謝我,謝就謝你的幾位兄弟!”

任天昌也微微一笑,“是呀,這次多虧了步德索兄弟的妙計,不然我們還稀里糊涂的被欺瞞著,讓這些蛀蟲逍遙法外!”

景很是禮貌的與之見禮,然后走到孫倉步德索的身邊,“辛苦你們了!”

三個人相視一笑,步德索說道,“論功勞,聶兄弟最大,刑場那會兒,他哭的最賣力,我們都以為是真的了!”

聶海淵撓了撓頭,咧著大嘴說道,“還是馬元帥的變化之術用的好,這招偷梁換柱,用一條垂死的黑狗荒獸代替了你,不然我哪能哭的出來!”

幾個人相互吹捧,氣氛倒得到了緩和,隨之,幾個人又看了一眼,紛紛跟著馬赤的腳步返回了馬天學院。

學院之中再次沸騰了起來,這招引蛇出洞的計策用的很是巧妙,一時間步德索的大名倒是在學員之中廣為傳播,為此還收獲了許許多多的粉絲。

沖著這件事,聶海淵沒少跟他拌嘴,兩個人爭風吃醋倒也更加輕松。

“真的沒想到,辛痕與守臘這二位竟然是這樣的人!平日里倒看不出來這兩個人的本質!”

“不過我倒不這么認為,那兩個人長得就一副猥瑣樣子,做出這樣的事出來,自然也沒有什么稀奇的了!”

墻倒眾人推,樹倒猢猻散,這也許就是人心吧。

可這辛痕與守臘兩個人也確實夠條漢子,無論馬赤用什么樣的手段去嚴刑逼供,這兩位就是油鹽不進,無論如何都不愿說出幕后之人的身份。

逼供這樣的事情,當然少不了聶海淵,他那一百零八種損招輪番上演,可依舊不為所動。

無奈之下只得使出了久用不爽的絕招,陰陽倒夜香,這玩意誰也受不了,臭烘烘的大糞被端了上來,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紛紛露出了惡心的表情。

特別是圍觀的那些家族子弟,誰見過這個,一個個眼神之中都露出了鄙夷之色。

景也看著有點惡心,同時對于聶海淵的胡來,也大加的阻攔,可是阻攔不管用呀,還是要嚴刑逼供才是。

這一次真的失算了,不知道這二位到底是什么變的,嘴就是夠硬,聶大爺用大糞每個人給灌了一壺,還是沒有撬開兩人的嘴巴。

為此還弄了滿屋子里的臭氣。這樣一來,聶海淵也沒招了,一個屁股墩坐在地上,氣的渾身顫抖。

馬赤其實也是想要借助這件事情大肆炒作一下,然后利用輿論的壓力讓崩嵐不要再輕舉妄動,可撬不開這兩個人的嘴巴,事情自然也就難以順利進行,無奈之下,只得將二人再次關押了起來。

幾個人垂頭喪氣的返回了住處,一時間誰都沒有說話。

過了許久,還是景先打破了平靜,“大家就不要為這件事煩惱了,最基本這一次粉碎了敵人的陰謀,我們都相安無事,這才是一件喜事,以后大家都擦亮了眼睛,自然就沒有那么多麻煩!”

景這么說,孫倉倒是幾分認同,偏偏聶海淵還是一肚子的牢騷,“這兩個家伙縱然不死,也要將之扒皮抽筋了,再說了這一次如果不徹底震懾了敵人,保不準接下來還有什么事情發生,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聶海淵說的話也有道理,話題一打開,議論又是沒休沒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百度統計
ak娱乐骗局